• 甜筒官网
甜筒语音资讯
甜筒语音是一家专业的游戏陪玩平台,这里可以找到lol陪玩、绝地求生陪玩、和平精英陪玩、王者荣耀陪玩等一系列游戏陪玩。还 有群聊、唱歌、连麦、情感指导等语音社交玩法,带给你不一样的游戏社交体验。
异性游戏陪玩是不是你的需求呢?从普通玩家角度来分析一下
游戏陪玩
2021-05-27 19:23:35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游戏陪玩”这个奇怪的半新不新的事物。其实我个人不太理解,什么时候玩个游戏还需要付钱找人陪着玩,而且……非得是异性?当然,我不理解的不等于不合理,所以我很想知道你们会不会找游戏陪玩。最终我带着深深的罪恶感(它喵我为什么要有罪恶感),从一名普通玩家的角度开始寻找答案,尝试解释这一现象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找人陪着玩游戏呢

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都是谁在玩游戏。

早在20世纪50年代实验室中诞生了这样,这样被认为是现代电子游戏的雏形,这些现在看起来像幼儿益智玩具的装置,当时只有科学家们才能玩得到。随后70年代雅达利(Atari)将商业化的游戏《Pong》搬进了酒吧,机器前排满了手拿硬币的年轻人,其间的1972年第一台家用游戏机奥德赛(Odyssey)问世,你终于可以和家人朋友一起在客厅里玩游戏了。此时镜头转向国内,80年代零零星星的街机让你和游戏厅里那些“不思上进”的陌生人亦敌亦友。同时期任天堂开发的FC游戏机(红白机)被以各种非官方的渠道引入中国,那个时候如果拥有一台红白机,你就是你们那条街最靓的仔,方圆一里地的同龄孩子为你马首是瞻。

历史发展到这里,看起来都很正常,我们和别人玩游戏是需要面对面的,大家坐在一起更像是一次聚会。但是由于互联网的接入,也就是90年代,网络游戏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MUD这种现在5分钟就会让人昏昏欲睡的文字游戏,当时可是高学历高收入人群才会涉猎的小众娱乐。真正产生裂变是在千禧年(2000年)之后,互联网的普及和诸如《石器时代》、《龙族》、《千年》、《传奇》等日韩网游的涌入,让网吧人满为患,这对于当时还在用螳螂拳猛敲键盘,用OICQ聊天,在网络聊天室互相问候家人的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抗拒的新大陆。虽然网络游戏天生具有社交属性,让买得起买不起个人电脑的,让远在千里素不相识的人在同一时间,玩着同一款游戏,但却把“不坐在一起玩游戏”变得顺理成章了。快进到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更是如此,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让人们把生活的各个维度全面地向互联网迁徙,加剧了“宅文化”的“侵蚀”。家用主机和PC游戏的线下聚会反倒变得非主流起来。别说玩游戏不再需要物理空间上的聚集了。一部手机甚至将同个饭局上的人装进了一个个信息茧房里面,让这个中国最为博大精深的线下聚会形式呈现出诡异的气氛。

现在你知道了,我们从和同事玩,到和家人朋友玩,再到和陌生人玩;从极个别的人能玩,到小众能玩,再到普及大众;从聚集面对面地玩,到待在各自的空间里玩。我把上面的总结再提炼一下:现如今,我们在和大量的陌生人在各自的空间里玩游戏。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这句话背后心酸的“孤独感”。在大众心理学中:“群体中个人的思想感情发生的变化以及个性的消失”这被认为是“群体心理”的特点之一。在一个由大量陌生人构成的“目标一致”的庞大群体中,个人的情感和意志将被淡化。如果说“宅”的趋势,让你更少接触真人,那么湮没在网络游戏的群落中,你恐怕也得不到来自互联网另一端真正的关注,但是!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有被关注的需求!所以你能理解为什么要“找人”来陪着一起玩游戏这件事了。因为现在作为玩家是一件很“孤独”的差事。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非得是妹子(异性)呢?

如果你很孤独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哥们陪你玩呢?这里需要提到另外一种游戏外延的服务——游戏代练。网络游戏兴起的年代,当网络游戏中的虚拟物品能够跟现实中的货币进行交换的那一刻起,游戏代练这个职业就横空出世了,不过这个处在灰色地带的职业一直不受游戏厂商待见,甚至受到严厉打击。而说到早期的代练工作室,一个堆满电脑设备的房间,外加一个摆满上下铺的宿舍就算是标配了,代练者通常为清一色的男性。不论是早期打金币的,还是现在各式各样的代练服务,“不打照面”,“体力活”,“技术好”,“几乎为男性”,这几个标签构成了我对这个行业的刻板印象,客户需要代练在规定时间内获取其期望的游戏收益。那么陪玩呢?陪玩并不能直接和上面的游戏代练划等号,也并非代练的服务升级。它甚至没有达到游戏内某个收益的固定指标,更侧重的是”陪伴“二字,可以说它是众多名目的“陪伴服务”下的一个分支。说到陪伴服务需要说明一下它产生的大背景。

来自Ourworldindata的数据分析显示,在过去的50年来,美国独居成年人的比例几乎翻了一番。但类似单身生活的兴起并不只是发生在美国,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单人家庭现象越来越普遍。那么国内情况怎么样呢?根据国家统计年鉴数据显示,1990年我国“一人户”比例为6%,2010年这个比例为14%,离我们更近的2018年的比例增长到16.69%,其中年轻人成为了主力军,也就是我们俗称单身汪。我记得以前玩多人在线游戏时,看见某公会成员和自己的媳妇一起下副本,老公玩战士老婆玩牧师。在我们眼里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是我们憧憬的生活啊。别说当时了,即便放到现在女性玩家也是比较稀有的。讲到这里结论呼之欲出,孤独的单身人士,花钱找个异性陪着一起玩游戏,好像天经地义。

有朋友看到这里说,三斗你是不是给陪玩平台恰饭了。抱歉,还真没有,我个人是对“游戏陪玩”持是比较保守的观望态度的。一方面我在查阅资料时,发现网络上有大量宣传游戏陪玩的软文和视频。这些“有意为之”的刻意感觉让我反而比较警惕。同时也发现有的内容创作者利用和异性陪玩之间的暧昧,甚至有些不堪入耳的互动来博取眼球,这样的行为说将游戏陪玩污名化可能有点严重,但类似内容多了,会让年轻人有,“哦,原来这就是游戏陪玩”的感觉,影响游戏陪玩的行业形象。但如果这些平台就是想用“暧昧”做营销,那就当我白说了。

当然了,另一方面,大多数的国内的陪玩在各大陪玩APP,游戏直播以及公会的教育下,已经形成了非常专业甚至到了“工业化”的地步。照片应该怎样放,语音应该怎样录,应该怎样打招呼,简介需要放什么内容,三不准五不让什么的,基本都已经有套路可循。但说实话这种冰冷的“标准化”的一对多服务,我是不太需要了,另外出于囊中羞涩、时间不允许等原因呢,我也不太会选择去尝试。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最后再附带一段朋友帮我做的迷你采访,我截取最重要的几段分享给大家。受访者Nikolas是一位国外的校大学生,主玩英雄联盟,无畏契约(Valorant)和堡垒之夜(Fortnite)比较多一些。


问:你一般是自己单排还是和朋友一起玩呢?

N:主要是和朋友一起开黑,自己玩会遇到很多糟心的事,太多有毒的队友了。

问 :当你朋友不在线的时候,你会去哪儿找队友呢?

N:大部分时候我会去Discord(国外类似于QQ群组的聊天、语音工具)服务器里找队友,偶尔在Reddit上碰碰运气。

问:如果有这样一种服务,让你花钱找队友一起玩,你会接受吗?

N:花钱?不,我为什么会花钱。我一般找队友都是按朋友身份来相处的,在游戏里我们也是平等的,通常这个人也需要一个人一起玩。

问:如果是很厉害的选手可以带你上分呢,你愿意花钱吗?

N:那可能会考虑,不过我玩游戏的胜负心不是那么强,主要还是想找人一起消磨时间,所以我应该不会花钱找人带我上分。

问:那如果是一些美女和你一起玩游戏呢?

N:美女?唔。。。。。。我不知道,美女游戏玩家是很稀少的物种,但是如果付费一起玩的话。。。。。。会不会就变质了?那样的话,我不确定是想要玩游戏还是想要和她聊天了,而且,总感觉那样会产生各种NSFW(工作期间不宜浏览,相当于少儿不宜)内容。总感觉付费一起玩游戏太奇怪了。




上一篇:网易CC直播陪玩服务:上分神器我直接吹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